大家好,我是聿玖凌。

大家有聽說CWT40我們社團攤位上會有三種類型商品的八卦了嗎?

其實是四種喔!

聽說除了原本既有的NICO既刊和既品週邊之外,

還有原創的卡片類週邊會寄攤,

流水大人這次預計出Kingsman金牌特務的衍生CP小說~

至於聿玖凌呢就是跟上次一樣,要新出一本鬼灯の冷徹的衍生CP小說喔!

CP是鬼灯x白澤,毫無意外的是R18本,原則上內容走向預計是歡樂色情的風格。

簡單來說是個白澤忽然變成貓了,被鬼灯撿回家養,然後又被這樣那樣的故事~

那麼話不多說,先雙手奉上

鬼白新刊《撿到一隻白澤喵》的印調傳送門!!OPEN!!!

 

整個很輕小說的書名是否?←

那麼以下開始試閱內容,請按繼續閱讀唷!


 

 

 

 

 

地獄花街的某條暗巷內,一群煙花女子圍繞著某個男人,吱吱喳喳地笑鬧著。

被圍繞著的白衣男子嘴角含笑,手持畫筆,在白紙上隨意撇了幾畫之後,輕輕朝紙上吹了口氣,畫中的圖案便浮出紙面,活了起來。

他得意地接受著周圍女子們的崇拜吹捧,這只不過是他眾多神術中的最末微,但卻也是最能討女孩子歡心的技倆。

只是紙上的生物離討女孩子歡心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白澤大人,變些可愛一點的小動物出來嘛,讓人想抱在懷中的那種!」

「對、對,像是小貓咪或者小狗!」

「地獄雖然也有很多貓狗,但貓是貓妖,狗也是狗獄卒,都不是讓人可以放心抱起來用力磨蹭的可愛生物呢!」

白澤也是花街的老客戶了,多次日夜往來下彼此也甚是熟悉,花街女子們也不若對待往常客人一般,只會對白澤阿諛奉承。

雖然崇拜於白澤的神術,但也有幾個與之較熟絡的,開始大著膽子提出了要求。

某位女子開了頭之後,看膩了那隻詭異貓生物但又不敢言明的眾女子也開始一人兩句的嚷了起來。

這神術厲害是厲害,咱們崇拜是崇拜,但那詭異生物實在無法恭維吶。

「可愛生物?貓好好不可愛嗎?」

白澤看著身旁用剪紙成兵術所實體化的生物——正喵喵叫著的貓好好——很是疑惑地問道。

貓好好自從被他創造出來之後,便是他時常用來討好女性的好夥伴,就連這貓好好的名字也是他費盡心思想了數夜,才取了這他自認為很討女性喜歡的名字。

「呃,可愛!貓好好很可愛,但是咱們也想要看看其他的小動物……」

第一個提出要求的女子聞言苦著臉,違心地稱讚了幾句。

白澤對女性雖然毫無脾氣,但於眾女子而言,他終究是花街的客戶啊,若因一句失言而讓自己少了這揮霍大方的金主,那可是得不償失了。

「是啊是啊,貓……呃,貓好好是大貓咪了,如果有小幼貓可以把玩,奴家一定把牠抱在懷中捨不得放開。」

「好想抱抱小幼貓呢!白澤大人想想辦法嘛?」

「這有何難,待我畫隻貓好好與貓美美生的小貓——」

白澤的發言讓眾女又苦了臉。

「……哎呀,奴家該回去了,房裡怕有人找著呢。」

「是吶,咱們都該回去了,白澤大人改日記得來奴家房裡坐坐啊,嘻嘻。」

白澤正低頭認真設計著幼貓長相,身旁的花街女子們卻全都趁機逃離了此處,待他設計完成後抬起頭,暗巷內只獨剩他一人。

他正呆愣著,卻有人先一步發現了獨自待在暗巷內的他。

「這不是白澤大人嗎?」

來人之一的聲音喚醒了發愣的白澤,白澤起身走出暗巷,來到幾人面前。

「你們是……啊,是狐狸咖啡廳的三兄弟吧?」

「白澤大人怎麼獨自待在這裡呢?」

「方才還與女孩子們一起。」白澤搖搖頭,「女孩子們想要可愛的小動物,我這才剛把貓好好的孩子設計出來呢,抬頭就發現剩我一個了。」

他說著,舉起手中的畫紙朝上頭吹了口氣,一隻縮小版卻穿著尿布的貓好好從紙面爬了出來,落到地上後不停喵叫著。

一旁先前就被畫出來的貓好好上前拱了拱小貓好好,十分親昵的模樣。

「……這是?」

「這是貓好美,是貓好好與貓美美的孩子,可愛嗎?」

「不可愛……」

「別口是心非了,放心,不會讓它搶走你們咖啡廳的生意。」

白澤笑嘻嘻地說著,蹲下身抱起兩隻貓生物就要送到三兄弟懷中,三人連忙退了兩步,貓生物的長相讓人無法恭維,叫聲亦是。

但白澤不屈不撓,也隨之上前了兩步,眼看著詭異的貓生物越來越逼近,三兄弟之中的小弟忽然福至心靈,大叫一聲引走了白澤的注意,其餘兩人趁機再退數步,躲到了小弟的身後。

「我想到了!白澤大人何不也變身看看呢?我們狐狸咖啡廳正是因為變身回狐狸的模樣而恢復業績,女性顧客們都十分喜愛,也時常抱著我們喊可愛,白澤大人也試試吧,可以被女性抱在懷中呢!」

「變身啊?確實方才女孩子們也說著想要抱在懷中的話呢。」

「是啊是啊,白澤大人我們三兄弟忽然有急事,要儘快回去咖啡廳才行,這就先走了!」

白澤聽了三兄弟的建議,越想越覺得可行,正要向三位道謝時,抬頭又發現只獨剩他一人。

他聳聳肩,也不在意三人的行為,心思重新回到變身一事上。

既然已經決定要嘗試,那也不急著回桃源鄉了,白澤稍稍回憶了自己幼生期的獸形樣貌,為了避免自己被人發現身份,他隱去了背後與頭上的角,以及腰側與額頭的複眼,讓自己更接近於一般獸類的長相,幾番修正刪改之後,他成功變身為一隻白色的小幼貓。

白澤站在水窪前看著自己的倒影,很是滿意。

他試著喵嗚叫了幾聲,發現變身後的他無法開口說話,但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若是可以說話反而有不小心脫口而出的風險。

這副幼小的樣貌可萬萬不能讓他人發現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否則定會遭人恥笑,尤其是那隻惡鬼——

白澤正盯著水窪思考,忽然聞到一股又香又臭的詭異味道,幾秒後一陣青綠色的液體朝他傾瀉而來,淋得正著。

「咪啊——」白澤慘叫。

說人人來,說鬼鬼到,白澤隨即聽到身後傳來了鬼灯的小跟班小白的聲音。

「鬼灯大人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打翻藥瓶……」

「沒關係,只是瓶實驗用的藥劑。」

「不過這藥劑的味道好難聞啊,像是大了便沒沖但又噴了芳香劑的廁所。」

小白說道,抽著鼻子同時緩緩走向水窪。

隨後兩人便發現了趴在地上試圖讓人忽視自己存在的小白貓。

小白貓此刻身上又是淋了青綠色的液體,又是跌入水窪中沾到了泥水,又青又灰地顏色染在身上,可謂狼狽至極。

「啊,有一隻倒楣的小貓!」

小白興奮地說著,搖晃著尾巴,鬼灯亦上前,捏著小白貓的後頸將牠提高到自己視線的高度。

「咪啊啊唔喵——」白澤再次慘叫。

「……似乎是一隻白色貓幼崽。」

鬼灯嚴肅地盯著白澤幻化而成的白貓。

「汪!原來是白色的啊,我還以為牠是綠色的貓呢!」

「只有一條尾巴,不是貓又,看來也不像貓妖……身邊還有兩隻詭異的貓好好,右邊的貓耳朵上還掛了古銅錢和紅絲帶,這兩項都是那頭白豬的標誌,難道……」

白澤聞言暗叫糟糕,他完全忘了身上的墜飾以及跟在身邊的貓好好會洩露出自己的身份,然而此刻正被惡鬼抓著後頸,逃跑不得,他只好鴕鳥心態地垂下身軀,祈望可以靠裝死躲過惡鬼的銳利審視。

小白見鬼灯一臉嚴肅,也跟著嚴肅地盯著小貓,白澤卻覺得小白看向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塊美味的貓肉,性命堪憂。

「……難道是那頭白豬想利用這隻貓來討好女性,於是不顧小貓的生命就打了耳洞?這簡直是虐待小動物的行為!不可饒恕!」

「不可饒恕!汪!」

「既然如此豈能讓他的陰謀得逞,我決定把這隻小貓撿回家養!」

「汪!撿回……汪?這不是吃的嗎?」

白澤無力地垂落著四肢,努力減輕著自己的存在感。

今日出門前他還特地向鳳凰討要了個吉兆,難道是物極必反,今兒個真是諸事不順,不但被女孩子拋下,還狼狽的落在這惡鬼手上。

白澤昏沉沉地想著,那青綠色藥劑的味道令他腦袋發暈,就這樣被鬼灯提著後頸,一晃一晃地回到了閻魔廳。

待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正被高高地舉在閻魔的面前。

「鬼灯?這綠色小貓……」

「半路上撿到,於是帶回來養。」

白澤壓抑著自己跳起來澄清毛色的衝動,努力地裝死。

「是為了培養埋伏地獄的貓獄卒嗎?雖然牠是綠色的,但看起來只是隻普通的小貓啊。你老是看到動物就撿回來,地獄的動物獄卒已經很多了,而且你也知道貓很會破壞傢俱……」

閻魔湊近了大臉觀察這隻只有鬼灯手掌大的小貓,一秒後又因聞到了藥劑的味道而皺著眉退後,白澤難得地感謝了鬼灯的詭異藥劑,雖然不曉得自己為何沒有被惡鬼發覺到身份,但少與一個人接觸就能減少一分被發現的危機。

白澤甚至惡意的想著鬼灯是否其實早已發現了自己的真實身份,為了惡整自己所以故意將他帶回了閻魔廳。

但聽到那堅定的飼養宣言,又覺得一切都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養在大王的房間。」

「呃?」

飼養宣言卻在白澤有些感動的下一秒瞬間變調,閻魔與白澤一齊錯愕地看向鬼灯。

「我的房間有養金魚草,所以這隻貓給大王養。」

「不能養就不要撿回來啊!而且在房間養金魚草也太妨礙睡眠了吧!」

「大王真冷血,在下失望至極。」

「不管你怎麼說本王,本王都不會開了這個讓你硬塞撿回來的動物到房間的先例。再說了,你可以選擇替那些金魚草盆栽搬家。」

鬼灯聞言沉默,只盯著閻羅的雙眼,無聲的譴責。

閻羅依舊嚴正拒絕,承受著鬼灯讓人毛骨悚然的瞪視,並非他冷血,而是閻羅明白若是開了今日的先例,不出一年他的房間就會被鬼灯改建成動物園。

就在閻羅即將因恐怖的注視而敗陣投降之際,鬼灯收回了舉高的小貓。

「大王言之有理,在下這就將金魚草們移植到大王的房間。」

「呃!本王還是接收這隻貓吧,鬼灯慢著,等等啊,不要衝動一切有話好說……」

鬼灯說完後便兀自抓著小貓離開,毫不理會身後追上來求饒的閻羅,並當真將房內十來株精神抖擻的金魚草搬到閻羅的房間。

大廳內,只剩下原本正與閻羅報告工作的阿香和蓬一臉寫滿無奈,以及初見鬼灯這番模樣而呆愣住的小白。

「……剛剛是一幕孩子向父親吵著要養寵物的戲碼汪?劇情好像不太對?」

「唉,鬼灯從小就喜歡帶奇怪的生物回來要求別人養,大王不堪其擾,我和蓬倒是見怪不怪了,不過小白是第一次見識到那樣的鬼灯吧?」

阿香嘆了口氣,拍拍小白的狗腦袋。

小白疑惑地歪頭,「的確是第一次看到,覺得很新奇。那隻貓有什麼問題嗎?」

「除了是綠毛色之外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但這裡是地獄,怎麼可能有那種不奇怪但又既不是亡者也不是妖怪的生物存在呢。」

阿香亦歪著頭,單手捧著臉頰困惑地回答。

「反正撿著牠的是鬼灯,就算那隻貓真有什麼問題,料想牠也無法在鬼灯手中鬧騰出什麼意外吧。」

「蓬說的也是,只是總覺得有些奇怪……」

「汪,阿香大人別再想啦,只不過是隻貓嘛!一隻綠色而且不能吃的貓!」

 

 

 

 


 

 

白澤即將開始自作虐的生活啦喵哈哈哈哈←

再次雙手奉上

鬼白新刊《撿到一隻白澤喵》印調傳送門!

順帶一提,還有上次CWT39的鬼白既刊《有緣無份》的加印調查唷

請大家多多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御滄琉—

Ryum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