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國王脾氣不好》資訊頁

 

Speak Low (上)

  梅林打開肯辛頓的大門,反手打開牆上電燈的開關,但是玄關仍是一片漆黑。

  沒聽說要停電啊。

  長年的金士曼特務經驗讓他立刻切換成警覺模式,緩慢往屋內走。

  往左邊,寬闊的餐廳,電燈開關仍然沒起作用,藉由窗外黯淡的光線掃視一圈,沒有任何異樣;右手邊樓梯空蕩蕩,樓上聽起來沒有任何聲音。他繼續往內部走。

  一樓最寬廣的空間是起居室,三人沙發和扶手椅將茶几圍在中央,書櫃、展示櫃、唱盤、觀賞植物落在三方。梅林謹慎踏出每一步,手腕微微彎起,手指伸進袖口裡。

  起居室的燈當然也沒能點亮。

  巡過一圈一樓之後,他開始往上走。

  主臥房的門開了一條縫隙,雙人床中間隆起,像是有個人躺在棉被裡。

  「哈利?」

  梅林走到床邊,棉被並沒有隨著呼吸起伏。為了確認他還是伸手要拉開棉被。

  聽到老舊的木頭地板因為重量壓出嘰啞聲的同時,脖子上傳來冰涼的觸感,他袖口裡的摺疊軍刀還差幾吋就能抵到對方喉頭。

  看到是哈利時他並沒有因此鬆了口氣。

  哈利緊抿的嘴角幾秒鐘後笑開露出牙齒。他收回和梅林同款的摺疊軍刀往後退一步。

  「看來我不在的這半年沒人督促你,你就疏於訓練了?」

  梅林也摺起軍刀握在手裡。他的兩道粗眉擠出深刻的眉間皺紋,一言不發走下樓。

  哈利察覺到不對勁,他下樓打開電器總開關,跟著緊張地走進餐廳。

  梅林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冷靜下來。兩把軍刀並排放在餐桌上,在溫暖的燈光下格格不入。

  「怎麼了梅林?」

  他仍然緊鎖著眉,平常總是掛在臉上的眼鏡被拿下來,使得他內心脆弱的部分從又圓又大的雙眼洩漏出來。他的手指輕敲水杯發出輕脆聲響,接著吐了口氣。

  「你把我嚇死了。」

  哈利一時沒搞懂。「你別找藉口。這下是二十三勝、二十二敗,我領先。」

  一股怒氣上來,梅林將哈利推倒在餐桌上狠狠親吻他,用力過猛下不知道是誰的嘴唇破了,鮮血的腥味在口腔中擴散。

  他們拉扯彼此的衣領,釦子被扯下彈到地上蹦跳,手上抓出了淺淺的紅痕。哈利被壓制得沒有空間,等梅林放開他之後他才能站直身子拉開距離,整理自己的衣服。

  出氣過後梅林懊惱地癱坐在餐桌上。

  「你是怎麼了?」哈利被氣得莫名其妙,心裡也跟著升起一股火。「這是我家,我從來沒在這裡遭遇不測。以前這樣比賽你也沒反應這麼大。」

  「那時你腦子還沒被人開個洞,還沒走到鬼門關前差點回不來。」梅林說話時雙眼直瞪著軍刀刻意不看哈利。

  是從隔著螢幕看見哈利在肯塔基倒下時起嗎?或者在那之前亞諾教授的爆炸意外?還是從更遙遠的時間點一點一滴堆積起來?明明早在加入金士曼當初就知道任務中身亡是最有可能的結局,他甚至目睹過多位騎士在他指揮的任務中喪命,怎麼還天真地以為哈利能平安地與他一起退休?

  梅林不是在氣哈利玩把戲嚇他,氣的是十七年未曾失去騎士的日子讓他過於安逸,輕忽了這份職業的危險性,還有對自己判斷力的過度自信。

  哈利沒有想到肯塔基的意外在梅林身上留下看不見的影響,他愣住好一會兒。

  餐廳的黃光照耀在溫暖的木桌上帶出一片溫暖和幸福感,緩和了兩人帶刺尖銳的情緒。

  一雙厚實的手放到梅林的肩膀上,按摩緊繃的肌肉。

  「梅林。」哈利的聲音充滿討好。「我現在懂為什麼金士曼需要亞瑟和梅林同時存在了。你犯下錯誤,我會指正你;你走向錯誤的方向,我會負責把你拉回正途。我相信反過來你也會這麼做的,對吧。」

  梅林往後靠,後腦杓抵在哈利的腹部。哈利繼續說。「當我昏昏沉沉睡去,或許我的靈魂在黑暗中曾經迷失,但我相信是你把我帶回這個世界。」

  「別把我說得像是神。」

  「我不相信神。我相信你,我們都相信你。」

  梅林將手疊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隻手上,他轉過頭,與身後站立的男人交換一個吻。

 

  晚餐過後,哈利翹著腿優雅地坐在扶手椅上閱讀在醫院讀到一半的懸疑小說。他絲毫沒察覺梅林將茶几上的茶杯換成紅酒杯。

  梅林倚在沙發看著哈利,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接著走到書櫃前,選了一張唱片放到唱盤上。優美提琴主奏的圓舞曲透過音響流瀉佈滿整間起居室。

  他來到扶手椅面前,這下哈利再也沒辦法假裝專心在閱讀上面了。他抬頭微笑看著梅林,想像他要在晚餐過後的休閒時光帶來什麼餘興節目。

  梅林微微彎腰,左手背在身後,右手伸到哈利面前,紳士般完美的邀舞動作。

  圓舞曲如波浪高低起伏的旋律拍打著他們。

  「我有這個榮幸與您跳一支舞嗎?」

  「別鬧了,梅林。」哈利還沒有將書本闔上。「你要聽音樂可以,但我實在太想知道故事中的兇手,別煩我。」哈利亮出鮮明對比的紅底白字封面。

  「喔,老天,你都看了一半還沒猜到兇手嗎。」梅林忍住抽走書本的衝動,雖然那本書是他推薦給哈利的。他的右手耐心地維持平舉,掌心朝上,修長的手指併攏。

  「我不要跳女步,我也不喜歡華爾滋。」

  「第一點,這沒問題。第二點,舞會的開舞曲就是華爾滋,所以才邀你練習。」

  「你是認真的,梅林?我不要開舞,我……」

  哈利發現他像個無理取鬧的青少年,於是倏地閉上嘴。但他還是沉默地表達抗議。

  他的後遺症會讓典雅大方又華麗的華爾滋成為新一個金士曼的笑話。更何況他不想跳女步,也不想與女士跳舞。這種年輕男女熱衷之事為什麼就不能交給蘭斯洛特和伊格西?

  「你是舞會的主角,哈利。我們是要花上一整晚看你鬧脾氣,還是乾脆一點來跳舞呢?」

  哈利偏頭無聲地從鼻子噴氣。他放下書本,手搭在梅林的手掌上站起來,走到沙發後方的空曠處。他將手輕輕放在梅林的下背,左手牽著梅林的右手舉在肩膀高度,從下一個樂句帶領梅林起舞。蹲低、跨步、轉圈,一、二、三,一、二、三。他的步伐總是慢了十六分音符,但梅林配合他的狀況,讓哈利的手臂和腳步擺轉推動他前進或後退。他們如流水般順暢,隨著音樂一起一伏,像連綿的波浪,時而在樂句中間停頓,順著哈利的重心轉換而反身。

  樂曲結束時,他右手牽著梅林彎腰行禮,以紳士的舉止畫下句點。梅林當然沒有彎膝如淑女般回禮,不過他很開心看到哈利輕微運動之後變得紅潤的氣色。

  「累嗎?」

  「不。但我們還是坐下吧。」

  梅林為兩人的酒杯添加紅酒。

  「開舞的人還有蘭斯洛特和伊格西,他們還稱得上是新進特務,就一起慶祝他們就職。你呢?哈利,你的舞伴?」

  哈利思考片刻回答道,「明天我去總部一趟,希望我的主治醫師肯賞臉。」

  等到躺在床上閉上眼之前,哈利才想到詢問,「梅林,你也會出席舞會吧。」

  「我損失數小時睡眠時間親自籌辦,當然要去啊。怎麼突然問?」

  「只是想到很久沒看見你穿禮服而已。」

  發問者安穩地閉上眼睛準備入睡,他的男友卻被一句話炸得睡意全無。

  

  於是,梅林在隔天回到金士曼配給他的宅邸。

  他打開臥房裡衣櫥,裡面空蕩得可憐。他日常穿著的衣服都放在哈利的穿衣間,一些休閒的西裝則掛在總部的個人休息室。晚會的禮服……上次參加晚會是幾年前來著?兩年前?三年前?當初的那套禮服呢?

  梅林找了一陣子之後果斷放棄,在裁縫店一早營業時就上門。

  平常這時間裁縫店只有老師傅一個人,但為了趕製金士曼成員訂做的禮服,所有員工甚至連學徒都擠到裁縫店來。

  見到梅林開門走進來,卻沒有直接進入三號試衣間,老師傅預警似盯著他。

  「我……」

  「不,先生,訂單已滿,除非您願意等上三個星期。」

  「班,只有一件。……兩頓晚餐?不、三頓?五頓?」

  後來梅林還是插了一張訂單。誰叫他是梅林呢?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御滄琉—

Ryum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