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近期場次:
7/16 特務Only@五鐵秋葉原
8/13~14 CWT43@台大

給聿玖凌的心得回函
給流水的心得回函

赤與白的碰撞 [相信\應證\轉身\背對背]

  從第一次見面就知道了,這個男人絕不是池中之物。但到底是為什麼呢?為什麼這個男人會讓「他」選擇死亡這條路,明明有著連自己都無法否認的能力,為什麼還會讓這種事發生呢?

 

File.1 一直相信著

  當初基爾被FBI擄走時雖然沒有正式參與營救,但也大致知道情況。事後傳來他被基爾射殺身亡的消息,當下腦中第一個想法是:「這個男人在玩什麼把戲?」他怎麼可能會乖乖的站在那邊讓人開槍而沒有其他作為!不管是當下應戰或是逃脫,他怎麼會單獨去見一個組織的成員而沒有預備後路!但是琴酒透過基爾胸前的攝影機看見他的死狀,似乎對解決了這個肉中刺感到很爽快,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自己也只有私下調查。

  藉著苦艾酒的易容術試探他FBI的同事,沒想到他的同事似乎也都認為他已在來葉山巔上死亡,對著易容成他的我露出驚訝的表情。「你真的就這樣死了嗎?」我也懷疑過是否事實就像表面上的那樣簡單,是自己太過多疑而在追逐著一個亡靈。但在鈴木快車看見的那個人影再度加強了我想繼續調查的念頭,這個男人的死絕對不如表面上的那麼單純。

  之後找到了機會再次試探那位與他關係深刻的女性搜查官,不出所料聽到了很有趣的情報。當初用來比對車子裡的屍體的指紋是在那種情況留下來的,以他的能力再加上那個少年,想要制定一個讓他詐死的計劃絕不是問題。

  經過調查,明明幾乎可以確定在來葉山巔的事件之後暫居在工藤邸的青年就是他了,卻在同時透過電話聽到他本人的聲音。能夠在當時險峻的情況下開槍逃過追捕,並與我進行那樣的對話可以完全確定跟我對談的絕對是那個男人無誤。更何況他還提到了只有我們之間才知道的事情,那件讓我對他恨之入骨的事件。

 

File.2 應證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回想這些事呢?在工藤邸的臥室的床上,聽著浴室傳來的淋浴聲。

  我,降谷零,表面上的名字是安室透,在黑衣組織裡的代號為波本。是在警察廳警備局警備企劃課任職的公安搜查官,潛入黑衣組織當臥底中。原意是想證實目前寄居在此的青年‧沖矢昴就是那個男人‧赤井秀一本人,藉著當時認錯人想要來賠個禮的藉口順利地再次進入這間房子。來之前也確認過那名少年‧江戶川柯南與朋友一起被阿笠博士帶出去遊玩、還待在日本的FBI們也因為別的事件正在忙碌,在排除他能接收到幫助的情況下決定自己一個人跑來跟他攤牌。

  好歹自己也和他相處過一段時間,在一起出任務時也曾幾近貼身的在同一個空間裡,再怎麼對男人的身體沒興趣也對他有一定的了解……原本是這麼想的才故意把紅茶翻倒在他頭上好讓他能不得以洗去偽裝。但我現在是在緊張什麼?不是應該高興計謀得逞終於可以揭下他的面具了嗎?交握的雙手微微顫抖著,雖然端坐在床上但其實很想起身動一動緩和一下情緒,但這時真的起身又好像輸了什麼。

  咿呀一聲,這時浴室的門被打開了。由於當時是自己硬推著沖矢進去浴室的,沒讓他有機會拿替換的衣服(為了不讓他偷藏偽裝的工具),此時從浴室出來的男人只有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毛巾,未完全擦乾的身體還殘留著水滴,降谷轉頭後視線剛好對到一顆水滴沿著他的喉結往下滑過漂亮的鎖骨,以及適度隆起的胸肌,再沿著腹部優美的六塊肌持續往下滑到毛巾遮住的地方……

  不對,我在看哪裡啊!降谷碎了一聲,再讓自己的視線往回看。

  以脖子為界限,精壯的身體與四肢是偏暗沉的不健康膚色,臉部則是偏白的黃種人膚色,頭上還是那頭偏紅的棕髮。

  「這種不像樣的偽裝幹麻不直接全脫了!」降谷看到對方這個樣子忍不住氣憤的起身衝過去想要拽住…該死的他現在沒穿衣服到底要拽哪裡啊可惡!

  「反正你都知道我是誰了,有沒有全部解除也沒有關係的吧?晚點我還要出門,臉部的偽裝易容起來很麻煩的。」脫掉了變聲器用原本聲音說著話的赤井,打趣的看著眼前看起來極為不滿的降谷。

  「幹麻盯著我看?」降谷雙手環抱在胸前,因為些微的身高差只好視線往上的瞪著赤井。

  「只是在想,你好像很想看到我原來的臉?」雖然沖矢昴平時就老是掛著笑臉,但這時看起來特別的欠揍,尤其現在是配著赤井秀一的聲音。

  「哈啊?你以為我想看你的臉啊!我只是想要完整的確認你就是赤井秀一本人!上次被你們矇騙過一次,這次不完全確認過我是不會走的!」

  「喔─」赤井欺身向前,用散發著熱氣的身體靠近降谷。

  看著眼前精實的體魄靠近自己,降谷腦中忍不住想起剛才看到的畫面,頓時結巴起來,「你、你想幹麻!」降谷後退了一步擺出格鬥的架式。

  該死的為什麼我會結巴!這時候注意到這個男人身材有多好幹麻啊我!

  「有個部位是你也熟悉但無法偽裝的地方。現在就來應證如何?波本。」

  故意用行動代號喊降谷,就是為了他回想起以前一起出任務時曾有過不得以偽裝成同志情侶時所做過的行為。

  一陣腦羞的降谷一邊喊著「你這渾蛋!!!」一邊朝著赤井連續出拳,結果因為氣憤讓攻勢有些凌亂,赤井一手見招拆招的擋下降谷的拳頭一手探向他的腰扣住──

  「所以,你真的不應證一下嗎?降谷くん」赤井邪笑著把臉湊近降谷。

 

File.3 可愛的狼

  之後發現不對勁的柯南趕忙回來工藤邸看赤井的情況,結果一到大門口就看見神清氣爽的沖矢昴從家門走了出來。

  「欸、昴さん?沒發生什麼事嗎?」

  「如果你是指組織的話是沒有,不過有一頭可愛的狼跑進來就是了。」

  「欸?!狼???!」一頭霧水又驚訝的柯南呆站在原地。

  沖矢打開大門想讓柯南先進來的時候──

  「赤──井──!!!!!」一聲夾帶著怨念的大吼聲傳來。

  安室以驚人的氣勢衝了過來,一把拽住沖矢的衣領。

  「你這渾蛋到底做了什麼!!!!」

  「哎呀,沒想到我的吻技好到讓你忘了剛才發生過什麼事嗎?」

  這時柯南無比震驚的指著安室的嘴唇說:

  「安室さん你的嘴唇……」怎麼腫成這樣。而且大喊著赤井さん的本名也不太好…欸,等等!安室さん剛剛叫赤井さん什麼?!

  「安室さん,你該不會已經──」

  「柯南くん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是出去玩了嗎?」安室這時才注意到沖矢身後的柯南。

  果然事先調查好了啊…,柯南正這麼想著的時候,沖矢又出聲了。

  「安室くん,你正在跟我講話吧?還是我應該在這裡重複一次剛才我們在屋裡頭做過的事呢?」沖矢用著赤井的語調微笑說著。

  「不‧用‧了!我已經夠清楚知道你是誰了。」

  看著安室紅著臉咬牙切齒得這麼說,赤井…不,沖矢昴回答:

  「那就慢走不送了,安室さん。

 

  看著安室踩著氣憤的步伐逐漸遠去,再回想他那紅腫得不像話的嘴唇,柯南一瞬間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問下去。

  「所以,」結果先開口的是沖矢,「你是怎麼發現這裡有異狀的?」

  還在糾結到底該不該問的柯南愣了一下才回神,「呃、就是上次安室さん來家裡的那次,裝的竊聽器有遺漏沒收起來,我偶然打開聽到你們的聲音才急忙跑回來。」

  「喔─,是漏在哪裡?」

  「那個、」怎麼覺得昴さん的表情看起來很可怕,「是裝在客廳的電視機後面…」柯南一臉害怕的回答。嗚嗚嗚,今天的昴さん是怎麼了。

  「這樣啊…」沖矢又回到平時的笑臉。「我想你剛剛也發現了,他已經確定我是誰了。那天雖然矇混過關,但他的疑心始終沒有解除,與其一直處在這種隨時會被試探的狀態,他今天找上來門時我就決定順水推舟讓他解決心中的疑惑。」

  「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經過上次的談話我想他也冷靜多了。事實上他不就已經確定我沒死而沒有告知其他組織的人嗎?」而且他這次是以那種方試確認的,也無法跟其他人講吧。沖矢忍不住輕笑一聲。

  「總覺得,昴さん現在的心情很好?」

  「嗯,剛才安室さん賠的禮很不錯呢。

  欸?什麼賠禮?柯南再次一頭霧水,不過這次倒是注意到了,沖矢的嘴唇也有點紅腫。

 

File.4 兩人的心

  即使自己不想承認也無法否認自己受那個男人吸引的事實。證據就是,那天明明被他那樣激烈的親吻,但也只有氣憤跟惱怒,並沒有厭惡。自己並不是同性戀者,以前也沒有過這個傾向,唯獨對他總是抱持著一股連自己也滲透不清的感情。

◇ ◇ ◇ 

  你總是在我面前顯露出令我訝異的激烈情感,不管是Rye還是赤井秀一的面前。被你如此追逐著不僅沒有感到不耐,反而覺得這像是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連結一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在確定你的真實身份時,不禁為你平時壓抑情感的樣子感到不捨。從你面對我時所表露出的樣子可以窺視到你的直率性情,但不管你的哪個身份似乎都無法讓你好好的表達出自己的感受。

  「你過得好嗎?」一直想這麼問你。偶爾也想看看你真實的笑臉呢。想把你納入自己的羽翼之下保護著,不想再失去了。但你不是那樣的人吧,比起被保護,你更想保護別人、保護這個你所愛的國家。

 

File.0 紅色獨白

  沖矢昴,27歲,東都大學工學部,長相端正,斯文有禮,總是帶著笑容。當少年提問要偽裝成什麼樣的人物時,一連串的設定很自然的就從腦中浮現出來。如果是你的話,肯定能很快就能看透吧。

  當我聽聞出現了跟赤井秀一同樣樣貌但帶著燒傷的人時,心中只覺得:「一定是你追上來了。」沒想到即是那樣縝密的計謀也無法讓你相信我不在世上了嗎?一邊覺得可惜又同時覺得開心,你還在追逐著我。

  當我為了查尋你的蹤跡到米花百貨的時候,看見易容成我的你時,心情是如何的激昂與欣喜,你是不會了解的吧……,不,該說我自己也無法理解。身在敵營的你懷疑我還活著並使出這麼大的計,組織的人肯定是知道的,你的這番舉動必定使我的處境多一分艱難,但我卻感到欣慰,你還是那個我認識的波本。我們之間的線還沒有斷。

  沒想到你會直接往毛利小五郎這條線索找,甚至在他的事務所樓下打工。不過有你在少年住所的樓下我反而可以專心保護那個女孩。你的話是不會作無謂的殺生的,只要知道你的目的,其餘之外的人事物反倒有一定的安全性。但是還不能這麼快讓你知道沖矢昴的存在,正因為是你,所以還不能。

  為了讓你再次往我這邊調查,在鈴木快車上冒著險在你面前除去偽裝果然沒有白費,你已調查出當初的指紋是怎麼留下的,現在只希望你別衝動的告訴苦艾酒這個細節。波本…不,現在是安室透了,別因為我失了你的冷靜與判斷力。「ZERO」?以前似乎曾經在生病的蘇格蘭嘴中聽過,你們果然除了在組織的搭擋之外還有其他的關係。蘇格蘭是日本的公安警察,而跟他有所關聯你的尋著「公安」這條線與「ZERO」的小名,果不其然的順利查出你的真實身份了。「降谷零」,警察廳警備局警備企劃課的公安搜查官。原來當初的三人都是NOC嗎?

  果不其然的,你找齊了當時在來葉山巔上的關鍵線索來到了工藤邸要與沖矢昴對質,雖然很想與你會面,但少年推測你會帶著公安的同伴前來我只好作罷。能久違的與你透過電話談話的感覺也不錯,只可惜當你真的帶著公安的同伴準備捕抓我的時候,也代表你沒想要留給我說話的機會。蘇格蘭的那件事,還是傷你太深了嗎……。

  你可以恨我,但不要自己一個人住在仇恨裡。


原本的試閱噗→https://www.plurk.com/p/lroxmc
感謝大家的按讚跟轉噗,還有跑來攤位上索取無料的各位!
昨天還有人特地留言詢問哪時會放全文,覺得很感動QWQ

其實當時的無料裡有我自己裝訂跟影印店裝訂的,針比較小的是我自己訂的,有拿到不是訂得很正的還請見諒...

人因愛而有動力!之後有再發表文章會移到自己的BLOG~(不過前提是那邊有整理好了(艸
我的BLOG→http://aomizu1989.blog128.fc2.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御滄琉—

Ryum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ourbon
  • 你好###
    天啊這篇也太萌了吧阿斯♡我從列車事件過後就開始萌赤安這對cp~純黑的惡夢出來後好像一堆人入了赤安教阿!!!!!!雖然多了很多糧是很開心呢,不過這種感覺好像是老公瞬間被千萬人馬搶走QQ
    咳好啦不小心偏題
    總之大大的文很好看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