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聿玖凌。

此為CWT42的新刊試閱!不過CWT42本社團新刊有兩本以上喔!XD




請注意※

此為真人衍生同人文,與現實人物、網站、一切歌曲及事件無關,無法接受者請慎點

請勿將本部落格的任何資訊傳播到歌手的部落格或推特等地,以免讓歌手知曉並造成不悅

同為同好,請尊重歌手,也尊重彼此

※ニコ禮儀由你我做起※


那麼~







~序章~

  根號國失了一位名將的消息被密探走漏,一封密函被回傳至所屬各地,各國間和平的表面霎時瓦解,彷彿寧靜的湖水被投入小石,鄰國皆拋下虛偽的假面具,蠶食著根號國的領土,征戰不休。

  頓時間地地舉兵興起,處處百家爭鳴,根號國四面楚歌,國勢動盪不安。

  歷史至此,進入戰亂時代。



~前言~

  「報!」

  四名傳令官飛快地跑進各自所被任命前往的軍營,於營前一跪,等待著營內主將的傳喚。

  不多久根號國剩餘的四位名將皆將傳令官迎入營中。

  「傳國主之命,請主將於明日午前至殿前集合,等候召見指示。」

  接下了旨令並送走傳令官,位於不同軍營中的四位主將有的搔頭疑惑,妄自猜測著國主之意;有的坦然待之,低頭繼續處理營政;有的立即傳下命令收拾細軟;亦有的將旨令隨手丟於一旁,拉著帳營內的親兵們喝酒玩耍。

  但即便接下旨令後的對應態度各自不同,次日午前,四位主將依然身著軍裝,準時抵達殿前。

  「還以為你會遲到呢,藤谷將軍。」

  殿前某位彷彿懶骨頭般正倚著梁柱的將軍,招手朝遠處匆匆趕來的另一人出聲呼喚。

  趕來之人在殿前幾十步遠時便頓步盤馬,接著輕鬆寫意地躍下馬背,讓親兵牽走自己的愛馬照料。

  他先是與殿前的另外兩名將軍打聲招呼,才回應了說話之人的戲謔。

  「誰讓我駐守的營地特別遠呢……唔啊、駒沢將軍,你身上的酒味太重了吧!」

  「據說喝到了早上呢。」

  在腰間帥氣地綁了一條紅布的高䠷男子朝兩人走過來,正是四名將之一的石城。

  被調侃的駒沢只害羞地嘿嘿笑了兩聲,沒有接話。

  剩下的那名將軍在與自己的親兵交待完軍令後也往三人靠近,白皙的臉蛋配上穿著工整的軍服,硬生生地將粗糙的軍服穿出高雅氣質來。

  「你們幾位,角色進入狀況還真是良好吶……」

  「把軍服穿得最齊全的江川沒資格說只有我們三個進入狀況。」

  「就是說啊,連軍徽都戴上了。」

  藤谷看向自己的衣著,出門時還穿得整齊的軍裝,此刻已經因為挽起袖口而掉了層次。

  石城見狀趕緊替他整理好服裝,同時提醒著身邊的幾人。

  「就要進殿了,大夥還是正經一些吧,免得被國主召見時落了懲罰。」

  就在四人相繼將自己打理好,重新換上嚴肅正經的表情後,大殿的門口從內向外打開。

  四人對視一眼,彼此用眼神加油打氣,接著由軍階最高的江川挺起胸膛帶領其餘三人走進殿內。

  只是沒想到國主並不在殿中高位上,甚至沒有出現在殿裡,在殿裡等待著四人的,只有國務大臣元気,以及——

  「……咦?蛇、啊不,前紫將軍?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那是什麼表情?不准退休的老兵來找大臣話家常嗎?」

  前紫將軍在嚴謹大殿中穿著一身休閒農民裝,極為突兀,他聽到前同僚江川的質疑隨即不滿地挑眉。

  四人正要回話,幸而國務大臣知道要是放任五人開始閒聊絕對會沒完沒了,因此即時地阻止幾人,低咳了幾聲暗示他們注重自己此刻的身份。

  「國主事忙,特委臣下代為宣旨。」

  元気正經地說道,四位將軍隨即一齊單膝跪地,恭聽旨令。

  「時逢亂世,各地舉兵征戰不止,國勢堪憂。今特令江川、石城、藤谷、駒沢四位將軍,放下駐地各自徵募新軍,並於兩個月後,殿前軍演展示募兵成果。」

  「得旨。」

  江川代表四人接下旨令,直待旨令收妥後四人才一齊站起身。

  只是一站起身,滿臉愁容的駒沢便率先叫嚷抗議。

  「這旨令對我來說太難了,大家都知道我有點怕生,徵募新兵這種事情太強人所難!」

  眾人聞言一致點頭認同,駒沢的怕生豈只『有點』,要不是殿中皆是熟識之人,否則此刻他就算有異議也絕不敢擅自開口發言。

  不只駒沢感到困難,以往總是安靜聽令辦事的石城也在駒沢之後拋出困惑。

  「げん……不、國務大臣,雖然我很喜歡我們現在的人物設定,但要在攝影棚外也玩這一招只會被當成神經病吧。」

  「攝影棚什麼的請稱呼為軍營!」

  被四人圍住的國務大臣聽到不符合時代背景的關鍵字,不由得神經緊張地糾正,但顯然語速極快的藤谷並不打算放過他。

  「募兵的條件是什麼?如何算是募到兵呢?說是兵事實上是指歌迷——我是說、呃、支持者,那麼具體的規則呢?」

  「請尊重國務大臣!」

  元気崩潰大喊。

  直至此刻在一旁笑夠了的前紫及江川才出聲解救元気。

  「你們別激動啊,我們還是聽國務大臣說明吧。」

  「幸好我已經退休了。你們沒看到元気手上拿著四個錦盒嗎,黃紅藍綠,擺明要給你們四個啊。」

  「規則很簡單,只要讓支持者願意加入各自的軍團即可。除此之外,你們分別擁有一項任務需要在期限內完成。就是這樣!各位保重!散會!」

  元気快速說完,飛也似地逃離名為大殿的攝影棚。






~藍之卷~


  脫下戲服,こまん背著後背包與送他回家的經紀助理道別。

  他一步步緩緩朝家的方向走著,臉上神情乖巧又羞怯,然而閃著詭計的眼角餘光卻不時瞄向身後的助理,就在看到助理放心的上車,並將保姆車回轉,自己的身影從助理的眼中消失的那一秒,他快速地拐彎轉進自己常去的某間居酒屋裡。

  闔上居酒屋的側推木門,他握拳,裂嘴笑著,低聲慶祝自己又一次神不知鬼不覺的瞞天過海。

  店家老闆及常客們早就對他的舉動見怪不怪,こまん一一回應眾人的吆喝及招呼,接著走進自己常待的個人獨間裡。

  將燒酒倒入觴杯中酌飲,他趴在桌上玩轉著酒杯,雙眼盯著被自己丟置在對面座椅上的藍色錦盒。




~綠之卷~


  「我回來了。」

  雖然是獨居的租屋,但けったろ還是習慣性地喊著,只是理所當然地不會得到任何回應。

  身後的背包隨手丟在沙發上,他先去了趟廚房將晚餐微波加熱,再洗了把臉後才重新回到客廳,等待微波的期間けったろ將被綠色錦盒塞滿的背包打開,取出錦盒拋在空中把玩。

  「募兵嘛,是開發新粉絲的意思吧。」

  他接住半空中的錦盒,掂了掂重量後又在耳邊輕輕搖了搖,但並沒有聽到盒內傳出任何聲響,他一邊猜測著盒內的物品一邊解除機關鎖,錦盒上的機關鎖對於擅長解謎的けったろ而言極為簡單,他僅只將錦盒抓在手中仔細看了一眼,幾秒後兩卷布質卷軸已被放在客廳的矮桌上。




~紅之卷


  みーちゃん神色嚴肅地盯著手中因搶救成功而沒有被ななちゃん破壞的卷軸,皺著眉抿嘴沉思。

  由於對飾品有極大的喜愛及熱忱,みーちゃん一眼便看出兩卷卷軸的不同,不僅是繩帶,就連卷軸上的花紋亦有極其細微的差異,但這項發現卻反而讓他陷入為難,只因他不知這差異究竟是好是壞。

  將他糾結的思緒喚回的是ななちゃん喵嗚的叫聲,他低頭一看,只見ななちゃん正將臉蛋蹭著他的褲管,他知道這是愛貓在向自己撒嬌,因此便讓ななちゃん跳到大腿上,ななちゃん在大腿上貓步打轉兩圈,接著乖巧地躺下,用前掌洗著臉準備進入夢鄉。




~黃之卷


  對工作狂而言休假是種折磨。

  窮極無聊的ぽこた賴在事務所辦公室裡不停瞎晃,一會兒摸摸桌上佈置的玩偶,一會又瞧瞧列印出來的報表,絲毫不理會白眼,厚顏無恥地纏著忙碌至極的元気。

  成功把元気惹毛之後他又晃到元気的座位上,擅自從元気的包包中摸出寫著團體眾人行程的行事曆,看著將近兩個月的大半空白哀聲歎怨。

  「げんげん快幫我安排工作啦,大家雖然同樣休假但在這兩個月都有零星行程,只有我的幾乎是完全空白。」

  「讓你休假不好嗎,歌迷們都那麼希望你能多放點假。」

  元気忍住惡言相向的衝動,聲調裡的無奈滿溢而出。




~紫之卷


  「げんげん……ね、げんげん……」

  「吵死了!退休的人怎麼不快點回家養老啊!」

  身著戲服的元気一一目送讓他每天精神衰落的四名團員離開,正當他以為自己終於可以休息一下時,卻依然有個聲音在旁干擾著他。

  窩在狹小的沙發床上假寐的元気坐起身,即便再如何瞪大著雙眼怒視吵他睡眠的蛇足,天生親和的臉上也依然無法表現出半點羅剎之息。

  「げんげん,我也想要錦盒。」

  蛇足像個孩子般貓身躲在沙發床的後側,只探出半顆腦袋覷著元気。











好久不見!(欸#


上面那段都是內容詐欺喔!以為新刊會是古代背景的話你就輸了喔!(到底#


一個不小心就整整一年沒有NICO歌手的新刊了耶時間過得真快呀啊哈哈哈哈(汗


發文的今天是ROOT FIVE成立四週年的紀念日,並且他們在今天展開了新生。


看到他們的新生影片…………


心裡第一個OS就是靠夭你們為什麼要逼我把原本打算兩週後再釋出的預訂表單提前開出來!!!

本子才寫一點點的作者表示這樣壓力很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但書名還沒想好,表單裡也一堆充滿不確定性的字眼。XD


啊不過本子要出是確定的。(←


售價區間現在還有點大,因為是預訂,所以請以就算是最大值還是會購買的認知下來填寫表單喔!謝謝!

還有還有還有~本子還沒有寫完,所以這本有一點點點遲到的風險。


一點點而已啦,除非我爆字數(?)


那麼,這次也請大家多多指教!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御滄琉—

Ryum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