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國王脾氣不好》資訊頁

印調傳送門>>>

 

Speak Low (下)

 

  舞會舉辦的那天,根本沒人還有心思工作。

  雖然騎士們沒有任務,內勤人員還是得上班,梅林當然也涵蓋在內。但是已經許久沒有參加舞會的騎士們似乎想提前開始狂歡,一個接一個從列車中走出來,他們甚至懶得多走一個走廊到休息室去,就在梅林的監控檯前開啟話匣子。

  這並不能怪他們,騎士們平時分散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而且多半單獨行動,在加上虛擬影像會議系統開發之後他們就不再需要真正碰面開會,一年當中能和其他騎士碰上面的機會少之又少,大家一見到面就熱絡地問候近況,交換情報,聊聊八卦。梅林是騎士們的燈塔,是聯繫起他們的細繩,大家也就自然圍在梅林身邊。

  帕西佛走出列車時,看見老同事都聚集在一起,很自然地要往人群走。這時梅林突然站起來重重拍了桌子,拿起平板就往列車門口走。經過帕西佛身邊時甚至沒看他一眼。

  帕西佛走進人群,望了一圈騎士。

  「誰惹他生氣了嗎?」貝德維爾──忠貞但時常搞不清楚狀況的騎士──發問。

  其他人一副『你死定了』的表情笑著看他,然後魚貫往宴會廳前進。

 

  當伊格西第十次詢問蘿西他的領結是否歪掉時,蘿西終於忍不住回給他白眼。

  「放過你的領結好嗎?就算他沒歪掉也會被你揉到化掉。」

  「……謝了蘿西。」

  他們做為開舞的人選坐在宴會廳右方角落,哈利和賽拉就站在前方。哈利聽到伊格西的話轉過來對他說,「你看起來很棒,伊格西。」

  「你只需要別太緊張踩到女士的腳。」

  「謝謝,賽拉。不過伊格西學得挺快,我相信我的腳趾今晚不會受到任何磨難。」

  歡快的談話讓伊格西放鬆不少。他的短髮被髮油梳得服貼,黑色禮服裡面搭配同材質的背心,素面白襯衫和緞面領結,長褲的外側有一條緞面的縫邊,鞋子是黑色的漆皮牛津鞋。而蘿西一襲米白色V領長禮服,背後是蕾絲鏤空,頭髮低低地盤在腦後,細緻的銀色墜鍊點綴胸前,既古典又時尚。

  當樂隊開始演奏,伊格西和哈利像排練時那樣起身來到舞伴的面前,伸出右手邀請女士們踩著拍子走進舞池。

  他們分別站在舞池左右,隨著樂曲翩翩旋轉。伊格西忍不住偷看哈利,他猜在場的人目光全都在哈利身上,不會有人發現自己不專心。

  平時的哈利已經是個完美的紳士了,穿上禮服跳舞的哈利迷人程度翻倍。他的襯衫胸前有華麗的摺襉,黑色的扣子點綴著,禮服是絲絨材質、單扣的款式,高貴的國王。他對這樣的場合相當熟悉,聽說哈利不喜歡華爾滋,但他跳得好極了,一舉手一投足充滿絕對的自信,穩定地引領女伴,他淺淺地笑出了酒窩,拉起左手讓女伴在面前轉圈。

  一曲稍歇,其他人也進入舞池跳舞。伊格西和蘿西又跳了一支舞才回到座位上。

  賽拉不知道去哪了,哈利和梅林、帕西佛在談話。蘿西坐下時帕西佛遞給她一杯甜白酒。

  「哇喔,梅林,你今晚看起來真帥。」

  「雖然聽起來像在說我平常是個呆板無趣的老人,不過我收下這句稱讚。」

  伊格西被譏得無法反駁,只好乖乖閉嘴吃桌上的開胃菜。

  今天雖然名義上是哈利的就職舞會,實則是金士曼成員們久違放鬆娛樂的日子。演奏了三首中板的古典歌曲之後,樂隊曲風一變,換成活潑的流行樂,歌手握著麥克風架輕唱,剛才還坐在場邊的許多人這時都到舞池裡去。

  風度翩翩正值壯年的高文立刻成為舞池的焦點,許多內勤的女性組員在他身邊扭動身姿,期盼能有更進一步接觸,不過高文和每個人共舞的時間都很平均,沒人特別獲得青睞。

  哈利看到伊格西僅是在坐位上看著舞池吃東西,開口問他,「年輕人不再多玩一點嗎?」

  「什麼?我啊,算了吧,我超不習慣這種場合。」

  「恐怕你得逐漸適應,舞會或晚宴的任務可不少。」

  「這我知道。」

  此時一名只比伊格西大不了多少歲的男人低調地從側邊入口走過來,他附在梅林耳邊像在報告什麼事情,話說完就離開了。

  梅林喝光了他杯子裡的甜白酒,拍了拍哈利肩膀之後跟著那名男子走出宴會廳。

  「發生什麼事了嗎?」伊格西問?

  「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今晚還很漫長,好好玩吧。」

  伊格西點點頭,不過他發現有幾個人也走出舞池,從同樣的入口離開了。

 

  結果梅林到了舞會接近尾聲都還沒回來。

  期間伊格西到舞池裡和幾位女士共舞,賽拉回來向哈利開玩笑抱怨她現在不想和其他男士跳舞了,因為其他人都沒他好,帕西佛和蘿西貼心地坐在旁邊幫他取食物和他聊天,但這只讓他覺得自己是個無比大的電燈泡,他又不能擅自離開。

  他並沒有吃太多東西,他一個勁地喝酒,蘿西擔心他會不會喝多了,帕西佛悄悄對她說亞瑟的酒量在金士曼大概只輸梅林所以沒關係。

  他的酒量才沒有比梅林差,如果梅林今晚也以這種速度喝酒,那人絕對無法獨自離開宴會廳,得要他扛回家。

   喔,梅林。他是遇上什麼該死的麻煩?他的手下解決不了嗎?是不是該加強訓練了?我有權利讓他們禁止休假嗎?

  梅林把他拐上亞瑟的職位,逼他跳華爾滋,還留他一個人在舞會裡。哈利打算要是一分鐘內梅林再不回來他就要走了。梅林難得穿上禮服,為了他穿上禮服,那身全黑的訂製套裝襯托出他精實修長的軀幹,把他的腿拉得比平時更長。他都還沒跟梅林跳上一支舞。他該死的還要不要回來?

  他默數一分鐘之後站起來,對兩位騎士露出失陪的笑容,此時一隻溫暖的手掌搭上他的後腰。

  「亞瑟。」梅林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那手掌的主人來到他面前,將它伸出到兩人之間。

  樂隊將歌曲換成慢板的爵士樂,迷人、慵懶。帕西佛已經牽著蘿西離開座位。哈利低頭看了一眼邀請自己的手掌,再看回梅林的臉。

  他還在生氣,不過他把左手放上那隻手掌。

  在舞池中,哈利雙手摟著梅林的腰,瞪著梅林的鼻尖,等待梅林給他解釋。

  梅林僅是隨歌聲輕微搖擺,在忙碌吵雜的一天最後感受久違的寧靜。

  直到哈利踢他的皮鞋,他才開始說。「遇到駭客攻擊,有點棘手。不,沒有任何資料被偷走,對方看來是想先測試我們的防火牆和反應能力,後來他們知難而退。不過我還是下指示放了幾個惡意程式回去,以備不時之需。」

  哈利當然想得到梅林是被公事困住走不開。他的氣還沒消。

  梅林無奈笑了。哈利不會想聽到道歉,因為這不是他的錯;求哈利不要繼續生氣沒有用,他只會更執意要生氣,即使他可能已經不氣了。

  魔法師開始拿出糖果。「一個星期的早餐?加上晚餐?……下個休假陪你一起做標本?」懷裡的人開始動搖了。他湊到耳邊繼續說,「你喜歡蘿西的狗,我讓蘿西下次任務不在時把維托交給你。」

  「這個提議不錯。」

  「那你不生氣了嗎?」

  「我不知道。」

  「哈利,我的國王,要我怎麼做你才能不再生氣?晚上讓你在上面嗎?」

  「成交。」

  梅林驚得拉開距離。

  「你知道我是開玩笑吧?」

  「剛才你說的那些全都得兌現。」哈利在梅林耳邊說。「我很期待。」

  梅林這才發現哈利吐出的氣息帶有濃濃的酒氣,他凝視哈利的臉,酒醉的潮紅浮在雙頰和鼻樑上。

  「你喝了很多?」

  「沒有。」

  「是多少?」

  「我……兩瓶紅酒。」

  「還有?」

  「幾杯馬丁尼。」

  「不只吧,哈利,從實招來。」

  「也許還有幾杯龍舌蘭?」

  「你……」梅林不知道該嘆氣還是生氣。

  「反正你會來帶我回家不是嗎?」哈利一副我就是吃定你的得意笑容,臉上的紅光讓他笑起來像蘋果。

  怎麼每次遇上哈利挖的坑他都躲不開往裡跳。梅林在心底納悶。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御滄琉—

Ryum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